難以忍受又無法拒絕的擁抱  -- 社工雲卿


就算你對不起我,只要我還愛著或依賴著你,就無法拒絕你的擁抱
 一個瞬間,我在善牧已經一年半了,也意味著我和一群充滿勇氣與無可奈何的婚姻暴力受害者已經工作了這些時間。勇氣是她們倖存的力量,無可奈何卻填滿她們生活中許多勉強的選擇,選擇留下、選擇原諒、選擇犧牲、選擇相信那個他可能愛著自己

  

  猶記約莫半年前,一位聲音充滿爽朗、獨立特質的受暴婦女於我接案三個多月後,在電話裡婉拒了我的服務,笑說她的他還是深愛自己,她相信從學生時代至今20幾年的感情,無法湮滅。儘管實務經驗和學術理論都告訴我,『事情沒這麼簡單』。但是,我選擇尊重她的感受、她的愛情、她的決定。當時,又因她表示自已大部分的時間已不住在嘉義市,故我只能予之祝福後,予以結案。

 

  幾天前,我接到一位歇斯底里、直嚷要他馬上被抓進去關、直嚷要自殺的婦女的電話,是她。她幾乎完全不讓我說話,不斷哭訴他對不起她,她如何堅決自殺一路,不變的是那熟悉的一句話,『我們從高中就在一起,20幾年了,我那麼愛他』。這位婦女處於很典型的暴力循環裡,她求助很多次,警察局、醫院的人對她很熟悉,所以,她說,這次她再也不要求助,她覺得丟臉死了。我想,她對他們之間的關係再清楚不過,但是她還無法放下那段20幾年的感情,那段包括了她曾經的青春、美麗、與信誓旦旦。身為社工的我,提醒她是否還記得我,曾經與她有過短短34個月緣分的我,她總算有一點點意願冷靜聽我說。

 

  幾個小時後,我試圖從以前的紀錄找到她的電話,按下撥號鍵,響了約莫30秒,電話被接起的霎那,我真的鬆了一口氣。她「暫時」沒有自殺,她也出門去過了警察局從事婦女保護工作一年半,回首過去,我最大的體會不是專業技巧的成熟、也不是那一堆複雜的成效評量,『真誠的陪伴、無條件接納與尊重』才是讓我願意再多花一些力量走下去的原因。這個時候,它不再是刻在牆上的倫理守則,真的要做到,若不是時間的焠鍊、助人過程的震撼教育,真的,有那麼容易嗎?

 

  或許會問,婦女不再受暴了嗎?婦女真的自覺了嗎?服務真的有效嗎?我也想問,生命的可貴僅是建立在可掌控和可預測的規則裡嗎?生命的真意不是在微妙的變化、及無限的可能嗎?

就算你對不起我,只要我還愛著或依賴著你,就無法拒絕你的擁抱

 

  我看見那些在婚姻的暴力中浮浮沉沉,卻又奮力向上游的婦女,是這個樣子的。所以,誰有權利胡亂撻伐她們是皮癢的女人,她們教我看見感情、婚姻、家庭中現實又殘忍的一面,回想我自己的感情或婚姻,我也曾在我充滿憤怒、不甘心的時候,軟弱地接受了不在我期待中的擁抱,不是嗎?

 

是她們,教我用一顆包容的心去接納無奈、軟弱與不合理的犧牲,讓我放下專業,發現勇氣與強壯。

創作者介紹

嘉義市單親家庭個管中心

chiay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